魔力宝贝:转→最终章·最初章〈4〉

作者:文文 2006年09月25日 20:54:16 我要投稿专区首页


   继续。。。

(四)


 


依靠圣兽的速度,一行人离开了平静的双月湖,穿过了崎岖的雪山路,越过了阴森的无人废墟阿斯提亚镇,终于赶在天完全黑之前赶到了通往阿斯提亚神殿的唯一道路,阿斯提亚参道。


在他们面前出现的,是一条只能容下一人通行的道路,圣兽无法通过,两边就是深不见底的莎莲娜悬崖。在浓厚的云层下面,谁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


众人收起神兽,整理了一下装备,小心翼翼的经过了险峻的阿斯提亚参道。


 



 


“终于。”亚涅特挥动着疲惫的手臂。“这里就是阿斯提亚神殿。真的很久没有来这里了。”


 


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雄伟的古代建筑。这里就是封印了背叛者犹大,由教皇派遣神官驻守的,号称“最接近神界”的阿斯提亚神殿。在历经了千年的风霜洗礼之后,神殿的外表已经残破不堪,但仍旧屹立不倒。


 


“好!我们进去吧。”


拉美莉诺将一直背着的巨弓拿在手中。他已经完全进入兴奋状态了。


梅兹因为使用了密药,似乎受到了药力的副作用,脸色有些许苍白,半跪在地上稍微休息。不多久,白色的长发也逐渐变短变黑,脸色也渐渐恢复了。


迪索尔不时的回头看着刚才所经过的路途,又不时的抬头看着傲立的阿斯提亚神殿。


“我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突然的一句话令众人的神经顿时紧绷。


“怎么了?”狄尔西雅达美看着迪索尔那张疑云密布的脸,不禁握紧了权杖。


迪索尔抽出长剑。空气中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没时间了,所有人拿上武器,做好战斗准备。跟我来!”


一个箭步率先冲上了那又高又长的台阶。


众人紧随其后。


 


当登上那百级阶梯之后,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副惊人的景象。


堆积如山的魔族残骸,没有一具是完整的,血流成河。空气中充满了浓烈得令人恶心的血腥味,到处都是死亡的气息,原本庄严肃穆的殿堂已经被血染成了另一个世界。


“这就是我觉得不对劲的地方。”迪索尔的眉头皱到了极端。“为什么我们一路上都没有遭遇到魔族的阻击。看来,这附近的魔族已经被消灭一空了。就在这里!”


即使是在久经沙场的他们看来,这种场面依旧让人震惊。


恐怖的地狱!


 


“欢迎光临阿斯提亚神殿,勇者们。”


 


就在众人被眼前所见震惊的时候,从大厅后面悠悠的走出来一个人。


高大的身材,深蓝的神官铠甲和墨绿色的斗篷,手中拿着一根黑色的十字权杖,上半边的脸被斗篷的面罩盖住。


而且,他的装束配合着大厅的场景,看上去十分的诡异。


就像是死神从地狱中走来。


 


“我是阿斯提亚神殿的布鲁梅尔神官,接到命令在这里等候你们已经很久了。”他站在迪索尔的前面。“把‘精灵的水镜’给我吧,我将会引领你们到李贝留斯的面前。你们将要去打倒李贝留斯,拯救法兰王国。”


迪索尔拿出了那面透明如冰晶的镜子。


“请问。”亚涅特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能否告诉我们,这些是什么?还有所谓的法兰王国的危机又是什么?”


 


一抹难以被人觉察的邪恶的笑容划过布鲁梅尔的嘴角。


 


“这些魔族不知天高地厚,居然到神殿里来放肆。作为守护神官,我自然要清理他们。神殿是不允许魔族的存在的。


当然,由于时间紧促,我还没来得及打扫战场。稍候我会处理的。


你们现在还是快点出发为好,避免李贝留斯彻底恢复之后再次发动战争。用你们手中的黄金神器,去消灭他吧。”


说着,就要伸手去接过镜子。


 


“慢着。”迪索尔并不把镜子交出来,而是将镜子交给了站在背后的狄尔西雅达美,同时将长剑横在了身前。眼睛紧紧盯着面前这个男子。“把镜子收好。你们都后退,退到阶梯旁边。”


众人都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遵从命令的后退,脸上的疑惑愈发的深。


空气中的气息突然变得凝重紧张起来。


 


在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迪索尔突然身影一沉,空气瞬间中划过一道金色的光线。


 


迅雷不及掩耳,黄金水龙剑向着布鲁梅尔砍了过去!


 


在众人一阵惊呼声中,一块被斩成两半的斗篷悠悠的落到地上。而原本还裹在斗篷里的人早已“唰”的跳跃到空中,稳稳的落在大厅的另一头。


“真让我吃惊。”他摸了摸铠甲上被剑气划出的一道长长的浅痕。“你居然能识破我的伪装。这么多年以来,你是第一个。迪索尔,果然留下你是一个祸患,当初我真应该直截了当的杀掉你。”


语气中充满了狂傲。


迪索尔缓缓站了起来,睁开已经变成了血红色的双眼,直盯着眼前的人。一言不发。


 


空气中顿时杀气凝聚。所有人都紧张的盯着这那个来历不明的男子。


 


“别大话了。”迪索尔重新将长剑横立于身前。“你以为,就凭着现在的你,能够打败我们吗?连我的一剑你都没能躲得过去,你更不可能躲得开梅兹和拉美莉诺的攻击。即使你改变了容貌,我还是能认出你。我劝你还是不要跟我们为敌吧,否则,你一定会死得很难看的。”


停顿了一下,他说出了那个令所有人都震惊的名字。


“李贝留斯。”


 


身后的五人顿时面露惊讶,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他们奔上前来,在迪索尔左右一字排开,摆起架势,随时准备对他们的敌人发起攻击。


只要迪索尔下命令。


 


“嘿嘿,嘿嘿嘿,啊哈哈哈哈。”李贝留斯突然用左手按住自己的脸仰天大笑,充满阴险邪气的的笑声冲出神殿,直入天空。只见它身上的铠甲渐渐的变成了金色,灿烂得耀眼的金色。被迪索尔的剑气所划出的那道浅痕,也逐渐的变小,最后完全消失,彷佛从来就不存在过。一团如日光一般刺眼的白光凝聚在他的右手。光芒散去时,一把闪耀着银白色光芒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确切的说,那光芒比银光更加的耀眼,那是白金之剑。


“嘿。”


笑声戛然停止。


“不要以为你们拿着我的黄金神器就能奈何得我。看到这身铠甲了吗?这是当时用黄金水龙最坚硬的头骨制作而成的,因为这件铠甲没能在战争时期完成,否则该死的里雍也不可能打败我。现在,使用我的兵器,你们认为有把握打败我吗?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白金神器和黄金神器的区别吧。”


只是轻轻的一挥,手中的白金之剑夹杂着凌厉的风刮向六人。


烈风与黄金神器发出“叮叮当当”的碰撞声。充满死亡气息的悦耳的声乐。


 


之后是一阵死寂的对峙。


 


双方谁都不会擅自出手,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谁都知道贸然出击必定会被对方抓住破绽。


 



 


“不要着急着动手嘛。”


一个声音划破了这种死寂,在宽大的殿堂里显得格外的响亮。


伴随着这个声音,从李贝留斯后面的通道里走了出来。他的装束,和刚才的几乎一样。不对,应该说,和李贝留斯刚才的打扮几乎一样。只不过,这一次的背上的并不是斗篷,而是披风。他的脸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


“布鲁梅尔大人。”李贝留斯收起架势,以剑支地,单膝跪下。他的举动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李贝留斯居然向着布鲁梅尔行如此恭敬的大礼。


 


“看来,我们这次的麻烦大了。”


迪索尔小声对着其他人说到,同时,收起了架势,将长剑收回了鞘。


“把兵器都暂时收起来。”


众人虽然不明白情况,但此刻迪索尔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命令,于是都纷纷将兵器收起。


 


“欢迎你们,我就是神官布鲁梅尔。我给你们的礼物还不错吧,这样你们就不用再大老远的跑去找李贝留斯。而且,他现在是我最得意的手下。所以你们不能杀死他。”


嘴角露出一丝奸笑。


“我向来有话直说。你们脱离那个已经衰败的法兰王国吧,那个王国很快就要消失了。到我这里来,我给你们安全的庇护,成为我身边的得意助手,有你们的帮助的话一定能实现我征服神、人、魔三界的野心。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呸!谁要听你这个背叛法兰的人说的鬼话!接我一招!”


欧雷葛诺早已经怒火冲天,又听到布鲁梅尔这么一番话,愤怒难当,挥起巨斧朝着布鲁梅尔砍了过去。


迪索尔想阻止,但欧雷葛诺已经冲到了布鲁梅尔面前。


沉重的巨斧划着金色的痕迹狠狠的砍了下去。


“蹦”的一声,欧雷葛诺的身躯像石头一样向后飞去,摔在众人前面,金色的巨斧也被震飞出去,直挺挺的插在地上。


而布鲁梅尔则完好无损的站着。


“欧雷葛诺!”


众人惊呼着奔过去扶起了他。只见他双手都是血,皮肉已经被震得裂开,不停的在发抖。


“攻击反弹,而且是最高级别的。”亚涅特迅速做出了判断。


布鲁梅尔弹了弹自己的披风。


“没有错。亚涅特,你不愧是法兰王国的骑士团团长,唯一一位‘誓言骑士’,判断能力非比寻常。怎么样,到我这边来吧,你会得到我的重用。”


“满口胡言的家伙!”


亚涅特正要发作,迪索尔急忙伸手拦住了他。


“亚涅特,要冷静。你想变成欧雷葛诺那样吗!所有人都不许出手!”


“说得没错。亚涅特,你认为你有欧雷葛诺强吗?迪索尔他保住你们的命,如果冲过来的话,你必死无疑啊。啊哈哈哈哈!”


比李贝留斯更加狂傲的笑声。


其他人看着欧雷葛诺,都气愤到了极点,但又不敢擅自行动。因为眼前的这个人,绝对是深不可测,是他们任何人都战胜不了的。


 


迪索尔回头看了看,所有人的脸上都充满了仇恨的怒火。


“布鲁梅尔。”他转过身来。“你为什么要背叛王国。你是由教皇最得力的助手,因为你最了解魔族的特征。为什么现在反过来要帮助魔族?”


“帮助?你是在说笑话吧。”


布鲁梅尔一步步的走近,众人不由得向后退了退。只有迪索尔还站着原地不动。


走到大厅的中央,布鲁梅尔停了下来。


“你不要搞错了。魔族只是我的工具,只是我利用来毁灭法兰王国的工具而已,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李贝留斯也是一样的。如果你们不想死,就过来这里,成为我的工具,为我效力。解开封印而让李贝留斯复活的就是我,他可是战争中的英雄。”


话音刚落,李贝留斯就在他身旁再次出现。


“啊,对了,我忘了给你们介绍了我的另一位客人。保证,你们一定会比见到李贝留斯而更感觉到惊讶。”说着,又转头对面带疑问的李贝留斯笑到。“你在四千年前遇到过的老朋友,我想你一定会知道他是谁,你会感兴趣的。”


又是一个令人恶心的邪恶的笑。


与此同时,一个人影在他的右边逐渐的出现。


 


当人影完全显现的时候,李贝留斯的眼睛都瞪直了。


虽然没有多少改变,但他仍旧不敢确定他所见到的这个“老朋友”。


他双脚离开地面悬浮着,高大的身躯,白色的长发,双目紧闭,脸上有两道血红色的伤痕,一身白色的铠甲,背上背着一把银白色的巨大的剑,大到令人惊讶。而更令人惊讶的是,他的背后居然长着两对羽翼,两对雪白的羽翼。


一切都是洁白的,仿佛就是天使降临。


“不用紧张。”布鲁梅尔笑着拍了拍李贝留斯。“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神槌战争’时的英雄,李贝留斯的老朋友,被称为‘传说中的勇者’,里雍。”


这句话,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除了一脸得意的布鲁梅尔,以及里雍本人。


“要把里雍复活比较困难,迫不得已才使用了珍贵的天使之翼。因为里雍不是邪道,恶魔之翼无法跟他原本的灵魂相匹配。在复活了之后还费了我好大的力气才把邪魔之力灌输到他的体内。他现在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神,邪神。看看这周围的这些低级魔族,这是为了给他更强大的力量。现在,整个法兰王国已经没有任何魔族了,你们一路上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就是这个原因。”


“啧!居然要我跟杀了我一次的人联手。虽然感觉上有点不舒服,不过还是算了,既然他已经是邪神,我就没必要跟他战斗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李贝留斯还是面带不情愿的把头扭到一边。


 


“布鲁梅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法兰王国对你不好吗?为什么要背叛你的国家?”迪索尔重新拔出了长剑。这个就是命令,其他人也重新摆起了架势。


“背叛?嘿嘿。”又是一声令人恶心的冷笑。“我要让整个法兰崩溃。让这个该死的国家变成一片废墟!


在‘神槌战争’时期,赐予我不老不死的生命,结果却是让我作为战斗体‘雷普力甘特’的试验体,命是保住了,结果邪魔之力永远不能除去。而‘神槌战争’结束后,罗连斯利用我的身体再次担任了祭品的角色,使用我体内保留的魔力来召唤被因战争结束而被封印的‘雷普力甘特’,创造了魔族。嘿,他最后战死沙场,不过他永远都不会想到要了他的命的那一箭是我射的。这是他自作自受。


我只有两个敌人,一个是罗连斯,他已经被我亲手解决了。还有一个,就是创造了‘雷普力甘特’的艾尔卡迪亚帝国,也就是现在的法兰王国。嘿嘿,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就告诉你们一切吧。在王国建立之后,是我解开了被封印的魔族力量。这是从我身上分离出去的东西,我现在只不过拿回来而已。我制造了庞大的魔族军队,先让它们将法兰折磨得无力还手,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只要李贝留斯和里雍的魔力完全释放的话,就会引发法兰王国拥有的三块大陆的剧烈碰撞。啊不,这样还不够,我手下的所有工具们都完全释放魔力,这样,大地就会裂开,王国就会崩溃。嘿嘿,我真是迫不及待了。


啊,对了。你们也获得了不老不死之身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么应该已经活了千年了吧。怎么样,那种永远都不能死的感觉很痛苦吧。这个不是什么好事啊,现在你们还会感激法兰赐予你们的这种力量吗?如果,你们肯过来我这边帮我的话,加上你们的力量,一定能让三个大陆都完全沉入海底,就能彻底的灭绝了那个什么法兰王国。怎么样,来吧,让我们一起开创新的世界吧。啊哈哈哈哈!”


他仰头大笑,很狂妄的笑,笑得前仰后合。


 


“别想了。”迪索尔面无表情,轻描淡写的掐断了他的笑声。


“你们说是吧。”他转过头,对着其他人笑了笑。


“那当然。我们是不会背叛法兰王国的。”狄尔西雅达美轻蔑的说到,督了布鲁梅尔一眼。“神官大人,你可是我们魔法师的骄傲,不过那已经是曾经的事。从现在开始嘛,你只不过是街边的老鼠而已。”依旧是尖酸的不讲情面。


“就是嘛。”拉美莉诺在一边接着说到。“为了祝贺你变成老鼠,我来敬你一杯吧。啊,忘记了,酒被我喝完了,那就敬你酒瓶吧。喏,给。”说着,从腰间拔出那个已经喝干了的空瓶,丢了过去。瓶子做了一个美丽的弧线之后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梅兹和亚涅特都附和着笑,就连受伤的欧雷葛诺也撑着巨斧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了讽刺和嘲弄。


迪索尔转过头来,“无奈”的耸了耸肩。


“所以呢,布鲁梅尔,你死心吧。法兰王国永远不会灭亡的!”


 


“这样啊。那真是很可惜。”布鲁梅尔收起虚伪的笑容,脸上顿时露出无限的杀机。“那么,你们就在这里消失吧。”


权杖一挥,他身边的李贝留斯和里雍立刻冲了过来。


六人握紧武器,准备迎战。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六人面前。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他们已经从布鲁梅尔的视线中消失。李贝留斯和里雍扑了个空。


“嘿嘿,原来她还没死啊。不过算了,他们只有一个地方能去。”说着,转身走入通道之中。“李贝留斯,里雍,退下吧。”


两个身影瞬间消失,只留下空荡荡的殿堂里回荡着布鲁梅尔离开的脚步声。


 

 相关论坛】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查看评论

::::::::::参阅:游戏同类文章
::::::::::相关精彩文章
  • 转→最终章·最初章〈2〉(25)
  • 转→最终章·最初章〈1〉(25)
  • 心如云也,云似态然(25)
  • 转→最终章·最初章〈3〉(25)
  • 转→最终章·最初章〈2〉(25)
  • 转→最终章·最初章〈1〉(25)
  • 免费的魔力使人没有素质!(24)
  • 孩子,你现在过得好吗?(24)
  • 魔力已不再是以前的魔力了(23)
  • 天边挥洒的流星(2)(23)
  •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魔力(20)
  • 关于养宠不得不说的事(15)
  • 魔力宝贝,道具的光辉能闪耀多久?(13)
  • 魔力职业的解析(13)
  • 飞跃星迹的碎痕(三)(02)
  • 天空练级点详解(31)
  • 飞跃星迹的碎痕(一)(30)
  • 手把手教你算宠物(28)
  • 一个游戏的寿命在于它能将平衡维持多久----论魔力(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