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宝贝:穿越·交集 (三)

作者:大力奥 2007年01月10日 17:38:11 我要投稿专区首页


   如果喜欢的话,请期待下一章

这其实也是实话,自从我和朵雅跟随勇者之后,我就成了所有人的“盾牌”。之前的努力换来了千百倍的回报,除了我偶尔因为护卫行为受伤之外,其他成员几乎连衣服都没有什么破损。当然战后处理还是得由朵雅来。


她也很乐意这样做。就像她不时以足够笼罩全法兰城的“神之爱”治疗人们伤痛一样,她也明白我这样拼命的原应吧。


    可是    人总有个极限。


    “恒大人,勇者有事情找您,好象之前出发的搜索队找到了点什么。”一个士兵走进来对我说。


    被朵雅硬是“赶”出房间的我,只好跟着士兵去了那有重大发现的地点。远远的,我就能看到这次远征的成员几乎全部到了。


    “怎么了?”我问勇者,他一侧身,露出一块完全被冰面覆盖的山体,而在冰面的最下面,居然形成了个光洁如镜的“门”,只是不知道门把手在什么地方。。。


    我用询问的眼神朝勇者看去,他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说:“我询问过这里的本地居民,他们只是说这个门会随机的出现在大雪山各处,而且没有人能够进去而已。”


    “那就更加可疑了。”有人接口道。


    “朵雅!”我直接转身朝她冲去,将她抱在怀里。怒道:“照顾你的人呢?你这样的身体经不起折腾了!”


    她冰冷的双手拂在我脸上,她脸上浮现出某种异样的嫣红:“你们战斗的时候也需要我的吧,不能因为我一个耽误大家,不,是全法兰人民的安宁是吧?”


    听到她这样说,我只能低下头。是啊,不能因为一个人而拖累到大家,就算是,就算是牺牲到某个人,也要保护法兰的人民,这是真理。


    “我得快点结束这一切。”我抬起头,感觉身体里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前所未有的燃烧着。将朵雅交给身边人之后,我将那杆陪伴我无数日子的骑士枪擎在手中。紧紧握着,直到它被注入的力量充斥得变成通体赤红。


    我锁定了那扇“门”,一字一顿的说:“老师教过我,当邪恶就在面前的时候,要——迅、速、果、断!”


声音未落,我已人枪合一朝“门”冲了过去,带着火红的残影,将骑士枪狠狠刺在上面。


    “咔镪”金铁交鸣声中,枪身已经有一半没入冰面,而在我刻意的摇动枪身之后,冰面上的裂缝越来越大,最终纷纷掉落下来,显露出和冰门一般大小的两扇金属门,这时候我才发现,如此巨大的冲击力居然将我的枪卡在两扇门中间,而金属门还是丝毫无损的样子。


    勇者见状,想阻止我愤怒的行为:“这样可以了,接下来。。。”


    “接下来是这个!”我用怒吼打断了他的话,松开枪身的手掌里开始有白光凝聚。“气功弹”开始从我手之中不断射出,全都撞在两扇门上,不断的撞击,撞击,直到它们开始变形凹陷,最终轰然倒下。


    等我稍稍回神,才发现周围除了朵雅之外的人都用“你不是人”的眼神看着我。


    “好了好了,大家抖擞精神,连身为骑士的恒都做出了这么精彩的表演,你们也要拿出真本事来!”勇者已经注意到门后的黑暗里,出现了无数或红或绿的亮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恐怕是无数的魔物。他已经抽出长剑,还将自己魔宠“虎王”召唤了出来。一时间召唤阵的光芒此起彼落,射手鹰眼的蜜蜂“一闪”,魔法师愁离的赤目螳螂“战车”,咒术师责罚的风龙蜥“皮皮”,我的背后也有闪光,却像和没有魔宠朵雅一样,两人静静的站在那里。众人指挥着魔宠,小心的朝那片黑暗走去。


    迎面而来的,是潮水般的亡灵和构装魔物,大家一步步稳扎稳打着朝前进发。可能是发现了朵雅是队伍里的治疗者,在她手里的治疗术再次发出闪光的时候,从她身边的墙壁里伸出一只岩石手臂,直直抓了过来。眼看就要将她重创。


    一道风从我身后飞出,无声无息的砍断了那只手,又在墙面上留下几道深深的痕迹。注意到这件事情的不只是我和朵雅,射手鹰眼也朝我的方向看过来,我想他一定注意到了我背后展开的灰色双翼,那就是我还没有在这些人面前展现的魔宠。


    “飞镰!”我一挥手,那双翅膀扇了扇,忽然冲天而起,那是一只巨大的蝙蝠,旋转着,带着锐利的风刃。


它感受着我的战意,被推动着,朝魔物飞卷而去。被它接触到的魔物都在瞬间被切成几段,还没有死透的肢体掉在地上的血泊里,痛苦的蠕动着。


    前进,不断的前进,任何东西都挡不住我们的脚步,在这个已经能力全开的队伍面前,孱弱的抵抗毫无意义。好象永远不完的过道终于出现了尽头,那是个好象礼堂一样的大殿,红地毯从一个高台上一直铺到门口。


    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高台上。


    “露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认识这个永远保持年轻的,被尊称为“巫王”的人。


    露比微笑着,将左手平伸。五把红色魔刃从火花中跳出,围绕着她。“我就是最后的考验,打败我,你们才能见到你们真正的恐惧,只有打败我,你们才能从这个宫殿里离开,你们没的选择。”她用青涩的童音向我们挑战,却让我们这些气势汹汹的人手心都捏了把汗。


    “既然你们不动手,那——就让我先来。”顽皮的笑容,伴随着一个箴言:“爆!”


    “飞镰!”打了个响指的我也只能堪堪护住身体,和其他同伴一样,被忽然在面前产生的巨大炎爆给炸飞出去。真不愧是“巫王露比”一出手就是如此强大的魔法。我躺在地上,看到不远处的朵雅,“飞镰”宽大的身体将她完全保护着,居然只是摔到后受了点擦伤,太好了!


    金黄的光芒忽然从大蝙蝠身后亮起,几条光子的飘带飞舞延伸,降落在众人身上。“神之爱”的力量瞬间治愈了所有伤痛,除了灰头土脸有点狼狈之外,我们其实已经完全恢复了战力。我看到本来已经成焦黑的“飞镰”


重新盘旋在空中,它保护中的朵雅已经将力量提到最高,纯白光翼从她背后展开,和一身黑衣的露比形成了鲜对比。


    “让我们去冒险!”朵雅没有看露比,她在看着我,用闪亮的笑容说出那句我经常说的话。


    “别小看我!我好歹也是顶级魔法师呢!”愁离举起法仗,冰晶夹杂着寒气朝露笔席卷而去:“绝对零度!



    鹰眼不退反进朝前走了几步,进入到魔刃的攻击范围里,发动起他的得意技“神眼”,整个人化做几百个幻影,将五把魔刃的攻击完全吸引到自己身上。而看到魔刃不顾一切的胡乱攻击,那肯定是被责罚的群体混乱魔法“乱到最高点”给影响。


    这样,面对我和勇者的,就剩下露比一个了。


    “你说过,面对邪恶的时候,要——”


    我们同时喊道:“迅、速、果、断!”


    等到露比魔力用尽而被勇者击中倒地的时候,整个大殿已经能够完全被破坏的不成样子。本来两排八根支撑柱少了四根,地上的红地毯不翼而飞,露比之前站的高台已经完全消失,被愁离的魔法砸成个大坑。各人的样子也不比露比好看到哪里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朵雅治疗的频率开始慢了下来,所以大家也受伤不轻。


    我走到靠在柱子上喘气的朵雅身边,看到她脸上的嫣红已经全然消失,换成了近乎透明的苍白色。


    “你还好吧?”我急切的问,虽然知道露比根本没有对她作出任何攻击行为,可她的脸色却这样可怕。


    朵雅在我肩膀上拍了拍:“还好。”然后就朝躺在地上的露比走了过去。就这样跪坐着,将刚刚还在和大家死战的露比抱起,靠在自己身上。


    “这个,算是解脱吧?”露比虚弱的说,她伤的很重,连一跟手指都没发动弹。


    “别去想那个人,你和我都要自由了,暂时自由了。”朵雅的表情很哀伤,她像个母亲一样抚摩着露比的黑发,而露比胸口恐怖的剑伤上不断流出的鲜血和着她的泪水,沾染在朵雅洁白的长裙上。


    渐渐的,露比像普通魔物死亡后的情况一样,从周身不断飘出彩色的光点,身影一点一点淡化,终于从朵雅怀里完全消失。


    那些光点并没有就此消散,而是重新在空中聚集着,在朵雅身侧形成旋涡。朵雅适意我过去,却在我碰到她的一刹那倒在我怀里。


    “朵雅!你怎么了?”我惊叫。


    她的脸色不在是透明般的苍白,而是种生命力完全枯竭般的死灰!


    “不久之后,你就能够知道一切的真相,恒。”她指向那个开始不断扩大的旋涡:“这是露比制造的一个可能性,它会送你回到你自己的世界,记住,不能过多改变历史,能够默默努力的,只有你自己。”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惨然一笑,朵雅将小手贴在我胸口上。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热流从她手心冲进我的身体,撑的我的身体都发出耀眼白光!


    “带着我的力量,走吧。”朵雅用力一推,将我送进了那个已经稳定下来的旋涡,我最后能看到的,就是朵雅倒下,勇者和伙伴们朝我们跑来。随即,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撕裂感就将我完全送进了黑暗里。


    “恒!”


    “朵雅!”


 

 相关论坛】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查看评论

::::::::::参阅:游戏同类文章
::::::::::相关精彩文章
  • 穿越·交集(二)(19)
  • 穿越·交集(原创)(07)
  • 忍者另类练法(08)
  • 魔力宝贝?我拿什么终止你(07)
  • 亲爱的魔力,我回来了(03)
  • 那也只是曾经(03)
  • 竞技场[吉拉]的自白(01)
  • 追忆魔力(01)
  • 发表下自己的弓的意见(01)
  • 竞技场[吉拉]的自白(01)
  • 我来教你怎么骗帐号与防骗(24)
  • 养家族宠心得(10)
  • 四年《魔力宝贝》之旅1(08)
  • 重装分析—剑士(31)
  • 【原创】专门谈谈4转后的护士(27)
  • 老女人的魔力(25)
  • [星辰封笔]人生观,游戏观,游戏人生(19)
  • 告别那个我曾经为之卖身的游戏(11)
  • 物理系技能分析(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