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宝贝:曾经怡然如今黯然 魔力情缘forever

作者:怡然黯然 2007年02月10日 20:31:42 我要投稿专区首页


   呵呵..4年前就写好的文章.
如今的魔力,很伤心.
怀念以前的魔力.还有我不再联系的魔力朋友们.
魔力不垃圾,垃圾的是毁坏魔力世界的人.

 


Magical Baby


魔力情缘forever


  夕阳下,这个充满着战争与杀戮的世界变得柔和而宁谧。


    石期五转金黄色的头发泛着反光,在微风中轻轻飘动。她蹲坐在地上,恬静的她是那么美。


    久经沙场的天狼变得更为成熟与挺拔,他火红色的头发被头巾揽起,如此帅气。


他来到石期的身边,凝视着她——他的妻子。在他外出杀敌时,这个勤劳而善良的女子为他打典好了一切,金币、药水还有料理。她是个很出色的猎人。


天狼放下手中的弓,躺在她的膝上安静地睡着了。她看着他,轻轻地抚摩着他的头发。如此美丽的一幅画面,祥和、幸福。


我闭上眼睛背过身去,泪水划过脸庞。天狼……我默念着他的名字。曾经,我以为我会是他的妻子,这一幅画面或许属于我与他,而现在,残酷的现实告诉我,这根本就是幻想。


我走开了,带着我的泪。天狼,你真的只能作我哥哥吗?


 


我坐在法兰城的传送石边,无所从。其实我还能去哪儿呢?我拼命地杀敌,拼命地提升自己的等级,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陪伴在天狼身边与他并肩作战吗?而现在一切希望都化为了泡影,我还需要干什么呢?


“火狐?”原野孤魂的声音响亮的传来。


我站起身来,看着面前的她。


她是个很坚强的弓箭手,或许她名字里的“孤”字决定了她对独来独往情有独钟,所以她的等级始终升得很慢。


“你看起来似乎不太开心呢!”


我微微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


“哎!”她叹了口气后开始抱怨:“独自奋战实在太辛苦了,我在想我是否该换个作战方式了。”


她永远都像缺根筋似的可爱,而我也该想个办法去排解一下我心理的压抑,所以我对她说:“我带你去练级。”


我带她去了雪山,这地方有着腐尸与白狗,3740的等级。在每一战中,我都用最厉害的法术(当时我的法术等级是八级),尽管这些怪我用三级法术就能轻松搞定,尽管这样我的钱会花得如流水一般,但现在,一切的一切我都不顾了。


“喂!是不是嫌钱太多没法花啊?这个烧法!”孤魂气急败坏地朝我大喊:“没钱加魔的时候可别找我要!自己打魔石去!”


我十分不爽地看着她。她看到我的神情后惊恐地问:“你……你想干什么?!”


这时,有个叫天使眼泪的弓箭手加入了我们的队伍,漫漫地说了一句:“一起吧……”可在他话音刚落的刹那,我的魔法火球便在他身上爆炸开来,他便被我打飞了。


孤魂急急地离开了我,站得远远的。她愤愤地想我喊道:“你真过分!”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而我继续一个人在雪山杀敌,继续使用最厉害的魔法,继续听着敌人一次又一次飞走的声音。


 


在我回城东医院加魔的时候,有个叫樱桃小安子的人加入了我的队伍。他说:“这里人太多了,换个地方说话吧。”


我把他带到了东桥上,看着日出照耀下波澜的水面,心中立刻舒畅了许多。早知如此,我应该去等待日出的,何必在雪山上杀了一夜的怪物而只拿可怜的经验?


他看着我,清澄而坚毅的眸子就像天狼的一样。他问:“你不开心吗?心里不舒服?”


我惊异于他的观察能力,只是萍水相逢,他竟能说中。我问他:“你怎么知道?”


“天使眼泪是我的另一个身份,你昨天在雪山上打飞过我的。呵呵……还记得吗?”他的表情非常友好。


我的心挣了一下。昨夜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恶意打飞人,难道这就是冤家路窄吗?


我看着等级比我高出整整二十级的他问:“你要报仇是吗?PK还是城外来真的?或者——下全线通缉令来通缉我?反正做这些依你的等级完全没有问题。”


他听我一口起说完这些话后摇了摇头说:“这几样我的确都能做到,但是我却不想做。我只是想……”他顿了顿,显得很不自在。后来他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他带着我来到法兰的启程间,随后又把我带到了奇利村。


“去哪儿?”我问他。


“来这里还能去哪儿啊?”他朝我微微一笑,那样迷人。


“流星山丘?”


“是啊!你去过几次?”


“一次都没去过。”


对于我的回答他显然很吃惊。因为那里是宠物学习二级吸血必去的地方,而74级的我说这话确实很难让人信服。不过,他是不会明白的,因为流星山丘最适合情侣去……


他问我:“你的宠物不学二级吸血吗?”


“不,我直接学了三级的,还有明镜。”


他不再问了,领着我进入了流星山丘。我就这样跟着他向山顶登去,没有一点儿犹豫……


 


等级差距的问题,流星山丘上的火焰鼠与大地鼠都很好解决。到达山顶后,我们并肩看着夕阳,那画面——也很美吧。


“你拿到真陨石了吗?”他问我。


“没有,上天从来不给我好运,刚才地鼠婆婆告诉我说我手中的五颗陨石没一颗是真的。”


“是嘛……”他无言了,若有所思。


此时我真的好累,所以当能看到流星降落的时候,我睡着了。醒来后却发现小安子正看着我,他的目光让我觉得好温暖。他说:“醒了吗?跟我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说的每句话我都会去做,这算是对他的一种歉意还是……


在雀儿那里,他拿到了一对流星耳环。他笑着说:“我的运气也一向不好,不过有你陪伴的这次例外。”他把耳环放在我的手中又说:“耳环很漂亮,很适合你。女孩子应该喜欢这东西吧,送给你!”


 


接下来的日子里,小安子总是陪我去砍牛练级。我和他开玩笑地说:“我做红烧牛排给你吃吧!”然后便把魔法火球向牛鬼攻去。小安子总会愉快地大喊:“小心烧焦了,不好吃的哟!”


这几天我真的很开心,不再想石期,不再想天狼,不再想一切令我烦恼伤心的事。可是偶尔翻涌起来的记忆沉淀却不留情地质问着我:“你忘得了吗?”


我以为我可以。


又过了几天,我做完了咨询与深渊任务,决定跑龙城了。那里真是个危险的地方,尤其像我们这样防低血少的法师。虽然我的速度还算敏捷,但仍然躲不开龙城里的高级怪物的攻击。庆幸的是小安子他时刻陪伴着我。他是个封印师,血多攻高防厚,和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他还为我准备了很多料理来补充我的魔力,他真是个很体贴的人。


在一次跑龙城的队伍中,我遇见了天狼。经过苦练,我现在的等级只和他相差十级了,而刚认识他的时候,我的等级比他低了六十多级。他看见我的时候显得有点儿吃惊,但他还是和我打了招呼:“好久不见,妹妹!”


是很久不见了。自从他有了石期,我再没去找过他。他现在叫我妹妹……我真的好心痛。是的,我无法放下他,无法放下对他的那一份情。


我的眼睛微微有点儿湿润,但被我悄悄地擦干了,而且我以为我掩饰得很好。


龙城的长练中,伙伴们都满载而归了,只剩下了天狼和小安子还在我左右。由于人少怪多,我们打得很吃力,而且个个都是伤痕累累。正当我们准备回城的时候,小安子竟把弓箭对准了天狼,并用出了乾坤一掷!弓箭射穿了天狼的胸膛,鲜血四溅,伴着沉闷的声响,天狼倒下了。


“不——”我的脑子嗡嗡作向,不顾一切地跑到天狼身边。此时的我心都要碎了。


天狼的样子很痛苦,苍白的脸上滚下了汗珠。但他仍然强忍着对我微微一笑,然后他的身体便消失了。我知道到,是法兰的传送之力把他带走了。


虽然法兰的勇士都拥有着永恒的生命,但是这仍然让我觉得很心痛。


我站起身来愤怒地盯着小安子,对他吼道:“你居然伤了他!”


“因为他伤了你!”一向很冷静的小安子,现在却变得如此激动。


我怔住了,天狼曾经对我立下的永远守护我的誓言开始在我梦的枝头徘徊……是的,他伤了我,我的心。他娶了别的女子作他的妻子,而我却仍然傻傻地恋着他。


泪水从我双眸滚落,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是如此脆弱。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的声音有些哽咽了。


他沉默片刻后说:“我打听了很多关于你的事,像发了疯似的追随在你的左右,可是……”他把手重重的打在陈旧的墙上,沉闷的声响伴着溅起的尘土,他低下了头,哀伤地说:“可是你对我的付出熟视无睹,却为一个不爱你的人伤心落泪,迁怒于我,我在你的心里到底算什么?!”


其实我早该猜到会这样的。小安子他……喜欢我。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刻意躲着小安子,不愿见他。所以我没去跑龙城,也没去“红烧牛排”。这倒乐坏了原野孤魂,在我的陪练下等级突飞猛进,犹大和神兽打完后很快便告别了雪山与炎洞前往打昭了,还光荣地成为了法兰的“王宫弓箭手”。


“你真好!”孤魂快乐地盘算着:“等我再过了三级就去冰洞,然后去打冰昭,还有阿卡斯……哈哈,不久后就可以和你一起砍牛跑龙城了,前途啊前途,不可限量啊!”她的两眼闪着光,耀人无比。


一天,天狼出现在我眼前,他很健康,神采飞扬。他试着征求我的意见:“我们聊聊?”我点了点头。我想,对于他的任何要求我都会答应的。


可孤魂张开双臂把我挡在她背后,对天狼说:“她没空!”


天狼张开他的弓对准孤魂,半开完笑半真地问她:“她真的没空吗?”


“……”孤魂向着他吐了吐舌头,不满意的说:“好啦,只能一会儿!”


我带天狼来到东桥——这个我与小安子初次邂逅的地方。我再次认真地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困惑开始梦一般在心波中飞扬、飞扬,放弃他……我错了吗?


天狼同我一起望着水面,然后叹了口气说:“我看着你来到法兰城,这么久了,你也不再是成天闹别扭的小丫头了……”他缓缓坐下,继续说:“我以有你这样一个好妹妹而感到很幸福,可是我却一直都没有顾及到小丫头的心事……原谅我。”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我这么爱哭,天狼只说了几句话,我就再也不能克制住眼泪了。我也坐了下来,但不敢看他。


天狼轻轻抚去我的泪水,说:“直到那天那个叫樱桃小安子的人打伤我,我才稍微感觉到了些什么。我真是粗心,亏我还自称哥哥了这么久,现在发现其实你从没叫过我哥哥……”


“你感觉到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问。


“是一种,一种情……不是亲情……”


或许天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他埋下头,不再说话。我继续望着河面,景色真的——好美。


 


孤魂练级很努力,也掌握了方法,在没有我陪伴的时候,她也练得不亦乐乎。不久后,她也跨入了砍牛人的行列。从未砍过牛的她对与牛鬼充满了期待,在她的再三央求下,我决定陪她一起去。


“原来牛鬼是这样儿的啊?真不错!威武挺拔,可就是长相差了点儿。”孤魂发表着她没有伦理的意见。惹得同队人哈哈大笑。


“有什么好笑的!”孤魂嚷道,随后拿起一支箭射向了一个已经受伤的人。“哈,敢笑我,给你好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孤魂变得很嚣张,很跋扈。


全队人立刻怒视着她,还对她发起了攻击。


“还不帮我!”孤魂朝我喊道。


我叹了口气,召唤起风刃法术攻向其他人……不可避免的,我和孤魂被全线通缉,因为我们伤了两个天泪的人——那是法兰城内最庞大的一个组织。


可孤魂却毫不在乎地啃着她的法国面包。“喂!”我叫她,但她头也不回。待她吃完后才懒懒地道来:“以后别和陌生人一起出去练级就不怕天泪的人来寻仇了,若PK的话更简单,反正伤不了皮毛。”


“你以为砍牛鬼靠我们两个能行啊?小心合击打飞你!”抛下这句话后,我转身而去。


“不久就会平息的!这种通缉能维持多久啊!”孤魂朝着我的背影不满地喊道。


或许真的被孤魂说中了,没多久挂有我们通缉指令的宠物就全被拿走了。在城外也没有人向我恶意攻击。我微微舒了口气,但同时也略感奇怪,依我在法兰城呆了那么久的经验来看,天泪是不会这么随意放过人的。


 


一天在银行前的空地上,我又看见了他——小安子。我急忙转身,可他却追了上来:“别走!”


他来到我面前,看着我,可是不说一句话。


“对……对不起!”我说。我看着地面,很尴尬。


“为什么要对不起?我要的不是对不起!”


“我……”


“过来!”小安子抛下这句话后转身走了,我踌躇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跟了过去。在东桥上,他停了下来。


“这里,”他说:“我以这个身份与你初次遇见,然后就默默地决定要守护你一生,你知道吗?”小安子的语气缓和下来。


“我……”


“是的,天狼他伤了你的心,可是你知不知道你伤了我的心?”


“我知道……对不起……”


“我说了我要的不是对不起!”


“那你……”


“你心情不好就恶意伤人,你知道吗,这样做很不对。”


“知道……”


“天泪的人没有再找你吧?”


“没有……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我也算是天泪的领导人之一,组织里的事我当然知道。”


我这才发现,他的等级已经近一百级了。法兰的勇士中有这种等级的人还是很少的。其实我早想到了天泪会这么容易放过我们肯定有人相助,原来是他……我对他说:“谢谢你……”现在的我再也没心情看着水面了。


“这也不是我想要的。”小安子叹了口气,伤感地说:“原来你一直的没有在意过我的感受。”


他走开了,可我还愣在那里。过了很久我才如梦初醒,蹲在地上痛哭起来……


 


我找到了天狼。这是他娶了石期后我第一次主动找他。


“天狼……”我叫他。我没叫他“哥哥”是因为我说不出口。我继续说:“我心里很烦闷,找不到别人倾诉,只有你……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


“当然。”


我把一切都告诉了他,我和小安子,以及曾经对他的情……恋情。


天狼望着远方不再看我。良久后,他说:“其实我早该知道的……妹妹。”他仍然这么叫我,继续着他的话:“我现在有了石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照顾你了,但我仍然会守护你一生的。我很高兴你能够把你心中的事情都告诉我。现在……”天狼他顿了顿后说:“你该去找他,他对你好,他爱你。而且……你现在应该也爱他,否则你就不会这么难受,更不会来找我向我诉说……对吗?”


天狼他或许说对了。


离开天狼后我就去找了小安子。他很吃惊,说:“我从没想过你会来找我。”


“我现在就在你面前。”我看着他的双眸,暗淡的双眸。他转过头去,逃避我的视线。


“现在换你在逃避了吗?”我又觉得有些难受,说:“我们两个都不要逃避了好不好?我……也喜欢你……”


小安子立刻转过头来看着我,双眼掩饰不住的喜悦:“你……真的?”


我笑了,很难得的笑。


 


不久后,我成了小安子的妻子。他去抓了很多红螳螂,在里谢里亚堡的每个出口处都排了一个很大的心形图案,而且每只螳螂的取名都叫“我爱火狐”……


天狼来道贺了,带着石期。我看着他们,终于鼓起勇气说:“哥哥,嫂嫂……”


孤魂还是不改她缺根筋的性格,大声盘算着:“这么多红螳螂,还有这么多一级的……一级的可以平均卖个一万五,便宜价……垃圾的就卖给宠物店好了。哈哈!发了发了!!”


小安子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他说:“我爱你一生!”


我说:“我爱你一世!”

 相关论坛】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查看评论

::::::::::参阅:游戏同类文章
::::::::::相关精彩文章
  • 穿越·交集 (后记)(06)
  • 升起の小猪的开始(一)-----道具2金牛(04)
  • 魔力,我要重返你(04)
  • flash作品--真缘夜想曲(02)
  • 热爱魔力的新手来看下(31)
  • 穿越·交集(四)(27)
  • 是谁毁了魔力(26)
  • 红希望红魔力征文活动(24)
  • 我的心碎了,我的梦醒了(21)
  • 穿越·交集 (后记)(06)
  • 竞技场[吉拉]的自白(01)
  • 我来教你怎么骗帐号与防骗(24)
  • 养家族宠心得(10)
  • 四年《魔力宝贝》之旅1(08)
  • 重装分析—剑士(31)
  • 【原创】专门谈谈4转后的护士(27)
  • 老女人的魔力(25)
  • [星辰封笔]人生观,游戏观,游戏人生(19)
  • 告别那个我曾经为之卖身的游戏(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