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首页 - 免费新游 - 火爆论坛 - 游戏博客 - 游戏播客 - 百科问答 - 网游排行榜 - 网游期待榜
| 通行证 注册
魔力小贴士:[按F5查看下一条] 
17173魔力宝贝OL > > 正文
屋顶上的华尔兹
2008年05月16日 17:54:43           【 加入收藏 / 文章投稿 / 截图上传 / 发表评论
作者:gg455000

屋顶上的华尔兹



这个水蓝菇,我一直珍藏了很久。每当我回忆起那次法兰之行,我都会想起那个在屋顶跳舞的女孩...


那是一个古老的欧洲小镇,由于逊姆河这条小河的流经而将整个小镇一分为二,现在逊姆河河水在城中渐渐消退,人们在湖的中央盖起了宏伟的城堡,与河边耸立的各色房屋形成了独特的景观.就在逊姆河边的一条小巷里,有一个很老旧的杂货铺,就和小镇上的大多数房子一样。房子的一楼被作成了铺面,门口挂着一个破旧的杂货铺标牌,可不管是多么晴朗的天气,屋子里面都几乎晒不到一丁点阳光,屋子里杂七杂八的摆放着很多杂货,柜台上放着老式提款机和鸡毛笔桶,后面的货物架上的货物似乎已经落满了灰尘;房子的二楼是专门给过路的旅人提供宿食的客房,破旧的木质阶梯显示出这座房子的简陋与失修。三楼是店主一家人的住所,狭窄的过道短而阴暗,直接通向尽头的衣架,那上面挂了零星的几件衣帽。过道的两旁有两个错对门的房门,店主和她的女兒就住在这里。


这间杂货铺的店主是一个脾气暴躁且又固执的男人,他有着大大的鼻子,对待任何人他都是一付严厉的面孔,由于长期生活在社会低层再加上杂货铺的生意变得越来越不景气,这使他的脾气更加暴躁了。


店主有一个孙女,她的名字叫心美,除了穿着过分朴素之外,心美和其他普通女孩子一样,但她有着更加天真可爱的面容.她有一个小宠物--水蓝菇艾米,这是她唯一一个知心朋友,心美不管走到哪里她都带着她.而且奇怪的是,只要她一进入家中,表情就会变得很压抑,看起来好像非常失落。


心美经常照看铺面,可只要一有时间她就会跑去看城堡中的小姐们在宫殿中跳舞,带着她的宠物——小艾米,隔着被窗帘和花篮遮盖的厚厚的玻璃.可这次,她注意到了那些小姐们的穿着——漂亮的头饰、闪亮的项链、别致的洋服、皱褶花边的裙子...可最吸引心美的是小姐们的舞鞋,那些天造的尤物让心美看的出神,她飞快地跑回了家。


---------------------------------------------------------------------------[rt]


哗啦~~~


"这些够吗?"心美站在摊撒着一堆魔币的书桌旁边对小艾米说.然后跑到镜子跟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完美的转了一个圈,裙子随着心美的转动而飘起,颠起的脚尖缓慢的放了下去,裙子也缓慢落下,心美的嘴角漏出了笑容。接着用黑色的布袋将所有的魔币一个不剩的都放了进去,捧起小艾米飞也似的跑出了房间。在走下阶梯时,心美发现了柜台上的父亲,马上退了回来,将布袋放到了上衣后面,才假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在父亲奇怪的眼光下走出了屋子。身后传来父親的叫罵声“该死的!一会儿我还要出门,你必须快点回来看店!!”可心美似乎并没有听到父亲的训斥,自顾自的跑了出去.


小镇今天的天气实在是好的惊人,阳光普照,平日里忙碌的鸟儿们也开始在逊姆湖畔上空徘徊,发出清脆的叫声;湛蓝的天空中片片的云朵缓慢的漂移,连小镇的屋顶都被它的影子遮掩了起来。


---------------------------------------------------------------------------[rt]


这个小镇实在是太安静了,可不知为什么他却有着一个繁华的市集,可说是市集,却也不完全正确.华丽的路灯精神的立在道路两旁,这是一条并不太宽广的小路,他的长度只有5、6十米;路中央和两边堆置着各种各样的摊位,三三两两的路人不断穿梭其间,有带宝宝散步的,有身上批着自制的广告牌宣传的,提着刚刚购买的食物赶路回家的...直立在这个华丽路灯下的路标指示了这里就是小镇的交易中心——弗艾文商业街.


此时的弗艾文商业街上,最显眼的就是抱着小艾米站在橱窗前的心美了.


商店橱窗里的灯光把心美的脸庞打得通红,此时的心美正兴奋得看着橱窗里的陈列——那是一双反射着店内灯光的非常漂亮的粉红色舞鞋.在它旁边还摆放着一些普通和劣质的大红色舞鞋.心美看的入神。


"艾米,你知道我多么渴望拥有一双粉红色舞鞋吗?我想穿她跳出世界上最美丽的舞蹈。"心美对这怀里的艾米说.


小艾米似乎也在用它那两个水汪汪的眼睛凝视那一双舞鞋.


心美抬起头,再次望向了橱窗."她太美了……可是……"


心美向下望到了舞鞋的标价牌 "她太贵了……我买不起她."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沿街的路灯一排排的亮了起来,路人已经寥寥无几了.可我们的心美仍然站在橱窗前,眼神有些犹豫.她低头看向小艾米,眉头一皱,眼神变得坚定起来.飞跑着到了店门口。


这时从店内正走出一位穿着华丽的贵族女子,她似乎完全没有避让的意思,心美只好停下后站在旁边,让那女子傲慢的走了过去。此时心美的视线已经完全被这位女子的穿着吸引了,她下意识的向下看自己的装束——一件旧的发灰的上衣,一条洗得退色的裤子,在膝盖的位置还鼓起了泡,只有小艾米显得格外可爱……心美有些不满,但马上调整了步伐匀速的走了进去——她不想就这样被别人看不起。


"你要买这个?"说话的是商店的一个售货员,肥胖使他穿着店服的样子显得有些臃肿.


"恩"心美低声的回答着,将黑色的布袋交给了她.拿起舞鞋(的包装盒)跑出店门.


店员A:"怎么都是零钱?" B:"这样的人也要跳舞呀?" A:"我看八成连这钱都是偷来的!……" AB:"哈哈哈...."
(以上 此段对话经扉村迷雾建议待修正)


---------------------------------------------------------------------------[rt]


嘭~~
随着包装盒盖打开,光线完全射入了包装盒内。舞鞋完全展现在了心美的面前.这是一双大红色的劣质舞鞋,虽然不是那双粉红色的鞋子,但一样被心美高兴得捧着在床上来回跳跃。此时的小艾米正靠在床头,心美在床上的动作震动的艾米也像是在跳舞一样上下跳跃。房间内充满了心美的笑声,她真的是高兴极了。


"心美!你给我安静点!难道你想让我上去揍你吗?!" 这声音是大鼻子父亲的,这个老顽固整天经营着这个杂货铺,连性格都变了.
心美很是失望的放下舞鞋,无奈的把她整理到枕头边,给自己盖上毯子.
"明天" 心美对这枕边的舞鞋说 "我一定要穿上你!"
熄灯……
"呵呵...哈哈..."(低声的傻笑)




---------------------------------------------------------------------------[rt]


清晨的阳光投过窗帘的缝隙撒在了心美的脸庞,此时的心美正怀抱着舞鞋屈膝侧睡在床上,艾米则在枕头旁边。在清澈的光线柔和的映射下,心美的表情显得格外生动,就好像刚刚做过了一个美美的梦,她的嘴角露出了满足和快乐.


逊姆河的河面今天也显得非常的平静,河面倒映着两旁的各色建筑,鸟儿飞过,一片生机盎然。


大鼻子父亲也起的很早,清晨的阳光并没有带给他一丝的愉悦,他还是一样板着脸孔。在店门口,他把新进的杂货从一辆破旧的木质推车上卸下,然后搬进了杂货铺,那动作十分的老练纯熟。


心美的窗台上有几盆她从小养大的花儿,他们的叶面上还残留着几滴露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


"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透过窗棂传了出来.此时的心美正站在她的那面又高有长的镜子面前左右来回的晃动身体,今天他穿了一条有爱尔兰风格的格条裙,红白相间的宽细条纹使他更加的可爱与朴实.她掀起了两侧的裙角,身体微微侧倾,把头歪向一边,脸上显露出无法掩饰的天真笑容.


心美姗姗起舞,窗外的阳光照耀着舞动中的她,生动的像个凡间的精灵;她的每一个动作都透露出着她的兴奋与激动,这时的心美已经完全陷入了舞蹈所带来的快乐中,就连老旧的木质地板都被她踩的吱吱作响,她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被彻底陶醉了。


我注意到她终于穿上了那双舞鞋:这是一双大红色的舞鞋,鞋面上有一个简单的蝴蝶结装饰,但这并不能掩饰出它做工的粗燥。只要心美穿上它,它便显得小巧而且脱俗。


"强布,楼上怎么了,我感觉整个小楼都在颤抖."一名顾客对大鼻子爸爸说道.


"该死的!这丫头又不知道在做什么让我讨厌的事情."大鼻子显得很气愤.


"好了,这个东西我要了."


"你早应该决定的. (抬头向着楼上) 心美!心美~~~~?该死的你又在干什么?!!"


------------------------------------------------------------------------------------------------------------------[rt]



这绝对是我见到过的最优美的一个旋转,她伸出了双手举着小艾米,头发随着身体的转动盘旋在心美的一周,她并没有听到大鼻子爸爸的训斥,心中骤响的乐声将她所有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的舞蹈中.


砰!


门呼的被打开了,我们的心美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父亲就冲了进来.


"妈 的!你想把客人都赶跑吗?"父亲掐着腰厉声的喊道.但展现在大鼻子父亲眼前的一切还是让父亲着实的吃了一惊.他由上到下的打量了一下心美.漂亮的发带和刚换上的连衣裙,最后父亲把目光停留在了心美脚上的新舞鞋上.


"该死的!"父亲紧盯着舞鞋说道.


"有时间就去照看下面!记住!别再让我听到这该死的地板声!也别再妄想我会同意你整天跳这该死的舞!"


父亲转身离开,门被砰的一声碰上.门后贴着的一张舞者英姿的海报被震了下来,缓慢地掉落在心美的脚下,被心美的眼泪润湿了.


小镇的天气就是这样的变化无常,一时的晴朗不会让人们感觉到将至的大雨.雨点打湿了小镇的每个角落,心美窗台上的花儿们也经历了一场秋雨的洗礼,嫩绿色的叶片被窗檐的水滴打的上下摆动.



---------------------------------------------------------------------------------------------------------------[rt]



我当时就住在小铺的二楼客房,旅途的巨大开销使我必须在这个小镇停留并且寻找可以赚钱的工作.虽然小镇的阴雨天持续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可接下来的记忆是在一个有着吁吁微风吹过的好天气里……


"把货进过来后早点回来!"


"知道了"心美抱着小艾米从铺子门口跑了出来。


穿过了店门口的小巷,沿着逊姆湖畔,虽然这里风景如画,但小镇的大多数人们却都已经习惯了这些.心美一路欣赏着这迷人的景色,心中又响起了动听的节奏.虽然路上有好多行人车辆,但她还是陶醉的边走边跳起了舞.


离心美家不远就是这个小镇的郊外,这里的逊姆河已经和镇子里的不同了.河水因为少了两旁的河堤围堰而显得有些宽广,两旁是绿绿的草地和树林,树林的一旁便是唯一一条从小镇通往外界的小路.


我们的心美此时就走在这条小路上,她穿过树林来到河边,出神的看着荡漾的河水.只有第一个发现法阿里巴巴宝藏的人才能明白心美此时的心情.


"小艾米,以后...我们有地方跳舞了,你看,这就是我的小舞台,你,就做我的舞伴吧."心美对着举起的艾米说.


艾米静静的看着心美,顽皮而微笑的面容始终一层不变.


风儿吹起心美的头发,发丝随风摆动在脸庞.心美就这样站着,柃着艾米,望着斑斓的河水,身后的草地荡起一层又一层的波澜.



---------------------------------------------------------------------------[rt]



今天是这个小镇的一个特别的日子,这是古老小镇的一个传统的庆祝仪式.似乎这个不大的小镇的所有人都走到了街道上来观看沿街庆祝的队伍.


而今天的小店特别的忙,大鼻子恨不得自己能变成鬼灵多长出些手脚才能够把不断进来的顾客应付完.


"该死的!"这似乎成了大鼻子的口头禅,他对每个人都爱这样说话。


"我不想就这样累死在这里!" "心美?心美!心美~~~~~?!"他简直要发疯了.


  "我来时....好像看到她了,就在伊尔...那个旧码头附近的草地那."这断续模糊的说话声是裹着宽宽的白色头巾的谢莉奴老太太,她的背像拉满的弓一样驼,她脸上的皱纹像大树的年轮一样多.她就住在一旁的谢鲁夫家,经常来这里买东西.


"该死的! ""谢莉奴太太,帮我照看一下."大鼻子边说边愤怒的从顾客们的目光中冲了出去.就连在小巷里跑动玩耍的几个小孩子们,都被他的表情吓得睁着大大的眼睛、张着嘴站在原地不敢动.


此时舞动的心美已经完全将时间抛到了脑后,玫瑰色的夕阳染红了天空的每一块云彩倒影在河面上,这时的逊姆河像一条发光的银粉色缎带将整个小镇和树林撕裂开来.衬着这条发光的绸缎,心美的舞蹈纯洁的像一个黑色剪影来回飘移.


 


---------------------------------------------------------------------------[rt]


 


突然,心美停住了.她的身体显得有些僵硬,他看到了身后的大鼻子父亲.


大鼻子的脸涨的通红,脸上的青筋暴露无遗,他紧握双拳,恨不得把他那所有的肮脏词汇对着心美发泄出来.


"我说为什么你老不在店里!我说怎么你一在店里就没什么生意!你的心就一直放在这个下贱的舞上! 你这个该死的!你这双鞋是怎么回事?!你哪来的钱买的?!你是不是还偷了店里的钱?!……你这个该死的!!!"大鼻子真的气疯了,他那不多的头发像猫妖一样一根根竖了起来,即使把逊姆湖的湖水全部浇在他的脑袋上也不能平息他的怒火.


心美真的是被父亲的突然打断吓坏了.她的脸变得非常惨白,头上冒着大汗,紧咬着嘴唇,绷紧的神经让他抱着艾米的手不断的颤抖.


"不是这样……我没有偷拿店里的钱……这些钱是我自己……"


"自己?你的钱还不都是我给你的!到最后,你居然拿这钱干这种事!!脱下来,你给我脱下来它!!!" 此刻的父亲不容心美的任何解释,他不能相信他所看到的这一切.


心美非常绝望,把头藏的很低很低.她不想顶撞面前的这个愤怒的父亲,极不情愿的把舞鞋脱下,紧紧的撰在手中.


"给我拿来!" 大鼻子的声音大的惊人,就连树林中的鸟儿都惊动的飞了起来.


这时的心美紧张的说不出半句话来,她不由的抱紧了舞鞋.


"把鞋给我!你把它给我!!" 大鼻子粗暴的伸手去抢心美怀里的舞鞋.


心美死死的抱住了舞鞋,在父亲的拖拽下来回摇晃,像一颗在狂风中摇曳的小树枝.


心美失去了平衡,父亲抢到了心美手中的舞鞋,他恶狠狠的盯着心美.


"亲爱的!"


心美倒在父亲脚下,哽咽着.


父亲瞪着舞鞋 "如果让我在看到这件东西..." 开始用力撕扯舞鞋.


心美看着正在被父亲扯烂的舞鞋,哭得更凶了.


"我会连你的腿都打断的!" 父亲向着逊姆河投出了那被撕扯破碎的舞鞋.


舞鞋被高高的抛起,心美惊呆了,她凝望着,显得那么的无措.这一瞬似乎非常的缓慢.


"扑通~!!"
  
  舞鞋落入了逊姆湖中,溅起了晶莹的水花.心美的眼泪终于决堤了,她抱起艾米失声痛哭起来.一阵大风吹过,随着心美头发的飘动横扫了整个河边绿地.


  突如其来的大风掠过了这个宁静的小镇,风儿把小女孩手中的气球刮到了高高的天空中,小女孩拉着母亲的手望向高高在上的气球,痛哭不止.此时的逊姆河边的街道上几乎没有了行人,心美窗口悬挂的风铃也被风吹得叮当做响.此时小店内显得格外冷清.
10年后  法蘭  強哥雜貨店
(接前面沒寫完的 屋頂上的華爾茲)


在巡回了大半個世界后,我又回到了當初駐足的這個風景如畫的地方,在路過雜貨店的時候,我看到了這樣
一幕.
醉漢:"小妞,再給我拿兩瓶朗姆酒."
埋頭記賬的心美:"賣光了"
醉漢:"什么?!剛才我還看到有滿滿一酒架呢!!快給我拿來!"
心美:"我說賣完了,先生."
"啪!" 重重的一個耳光打在了心美臉上,心美應聲捂住了臉龐.
這聲音驚動了小店的所有顧客,大家紛紛回頭勸解.
醉漢:"媽 的!快給我拿酒來!"
剛好來這買東西的 希洛沙老人 趕忙上前"唷,這不是職業介紹所的 樵夫荷拉巴斯 嗎?"
荷拉巴斯:"呃..你.."
希洛沙老人:"走走,去我家喝酒去~我的酒窖有幾瓶上好的朗姆酒!"說罷轉身對這女孩點了點頭.
心美仍然低垂這頭發,一只手捂著被打的臉龐.
希洛沙老人無奈的搖了搖頭...
荷拉巴斯:"那就快走啊!廢話那么多."  在這轉瞬間他便已經走到了店門口...似乎一點不像喝醉了的樣子.
希洛沙老人:"就走`就走~" 而后兩人拉扯著一并離開了小店.
顧客們看到這一幕也無心挑選商品,一個個悄悄散去.
此時我的目光停留在了心美的身上,終于可以好好的看看這個當初可愛的精靈一般的女孩.但是我卻完全
認不出他了,一身庸俗的打扮,頭發一縷一縷的纏繞在了一起----現在的心美,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副店女的
樣子...還沒容我繼續打量,心美就已經迅速的從柜臺飛身跑去了他的房間,在經過我時她那發絲飄過的剎
那間,我似乎讀懂了她嘴角間的那一撇失落.
心美的房间有一个梯子,通向上面的一个阴暗的小阁楼.在这里,不足五平米的条形木质的地板上杂七杂八
的堆放着很多陈旧的生活用品.心美爬了上去.
在這低矮狹小的閣樓中,光纖異常暗淡.在他的中央有一個被袍子遮蓋了一半的落滿灰塵的金黃色木箱,在
他的開啟處被巧匠綴飾了紅色的寶石(參考純白嚇人箱),在陰暗的閣樓放出異樣的光芒.
心美掀起破袍,小心翼翼的擦拭了表面的灰塵,凝望了片刻,終于打開了他.
這是一雙殘破的舞鞋,上面布滿了水痕.在父親強布將舞鞋丟入水中后,絕望的心美跑遍了遜姆河的河堤,
最后終于找到了她.
"艾米,我還能穿上她跳出美麗的舞蹈嗎?" 心美簡直要哭了出來."就讓我穿上她再跳最后一場吧!"
心美笨拙的穿上了這雙舞鞋,踉蹌的對著鏡子走了幾步.
"它還是很美對嗎?"心美對著小艾米說道.
"是啊,可是,可是你的腳已經很難穿上它了"艾米開口說到.
"可我還想穿著她...跳出世界上最美麗的舞蹈!"心美沉默了許久...然后突然開口對艾米說.
艾米沮喪的點了點頭.
====================================
夕晚的彩霞映紅了街道,云彩沿著天邊緩慢的滾動,大升堂尖角的十字架莊嚴的屹立在法蘭上空.而此時的
街道上,嘈雜的人群依舊在忙忙碌碌的四處奔走.
心美爬上了這個教堂的頂層陽臺,望著已經如此繁華的法蘭城,心潮澎湃.
夕陽的余光穿透了鮮紅的云彩,變的千絲萬縷.當光芒射向這宏偉的升堂時,心美終于擺出了舞者應有的瀟
灑姿態...
艾米已經有些眼花繚亂,他不知道應該記住哪一個動作,因為心美的每一個動作都更加的靈活灑脫.我又看
到了那個凡間得精靈.
"主人..."艾米同情的望著翩翩起舞的心美.










































"艾米
為什么我會變得如此輕盈
我的雙手 我的雙腿 ...


旋轉 不停的旋轉
我聽到了發絲在耳邊輕盈的歌唱
自己的裙角波瀾蕩漾
請風兒也為我駐足吧
請飛鳥也為我歌唱吧




絲絲的光芒啊
沒有音樂
你便是最好的五線譜
而當我穿上了你 (舞鞋)
我也便成為了音符




帶我走吧
是你給了我生命
讓悲傷抽離了肩膀


幸福不在游離
讓我不在彷徨


帶我走吧
去尋找
迷失的希望..."



心美毫無顧慮的從教堂房頂跳了下去....(暈 太速度了吧)
然后士兵開始調查,強布為此自責不已而把自己關在自己的房間內,不在出現在大家面前.
而我作為虛擬的旁觀者,仍然活躍在各種低等級的練級場所,寫值前還在瘋狂的封印冷門寶寶...呵呵




編后語:在上次寫完兩段后有朋友告訴了我真正的心美的故事...貌似是忍者任務的劇情吧..比我的感
人....呵呵,不過終歸還是那些老套的復仇事件.
這寫雜亂無章的文字是自己無聊等朋友的時候看到雜貨店的情形而無邊際的想像的(店外臥室的衛兵...門口的目擊者...教堂旁的墓碑...等等細小的現象)...也許幾乎和魔力背景抽離了...所以
請知道此劇情的人無視吧..權當作是第二個心美的故事..雖然文筆拙劣,但還是希望有夢想和遭遇挫折的朋友能從中讀懂點我想表達的初衷,呵呵...就醬紫.



游戏截图
用户: 匿名
史上最强的拼音输入法 下载>>>


评论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 2001-2008 www.171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意见:玩家留言区 商务合作:客户留言区
广告专线:0591-87878497 客服电话:0591-87826743 关于我们 设为首页 玩家客服